您的位置:首页  »  新闻首页  »  都市激情  »  非典时期
非典时期
记得在一本书上看到过,说如果女人在30岁之前有了孩子,那麽那个孩子将来肯定是喜欢年轻的女孩,如果不是,那麽孩子则喜欢比较成熟的女人。
--
  我忘记是从哪本书上看到的了,但是我却不相信,我妈妈就是在二十几岁的时候有的我,一直到现在我也快十八了,但我还是不喜欢那些年轻的女孩,相反的我对那些成熟的女性比较有兴趣。最近一段时间,城里闹非典,学校放假了,我成天在家里呆着,爸爸妈妈都在政府工作,天天忙,也好,我自己在家想做什麽做什麽。
--
  一次,我把新认识的女友带到了家里,我们刚脱了衣服,妈妈就回来了,我立刻让我女朋友躲在床下,我假装要去洗澡的样子。後来我就再也没有带女人回家里,只是自己一人在家,看看A片,打打手枪而已。
-
-  我每天都睡到九点多才起来,今天也不例外,妈妈拍着我的被子叫我起床。-

-  「干什麽啊。妈!」我睁开眼睛问。
-
-  「快起来了,今天要把你送到你表哥家里去。」妈妈说着把衣服扔给了我。-
-
  「干什麽啊,你们是不是不要我这个儿子了啊。」我说。
-
-  「尽胡说,这一阵子非典太严重了,死了那麽多人,我和你爸爸又整天不在家,就决定送你去农村你表哥那里躲一阵子。」妈妈说。-

-  「哦。」我穿好了衣服,表哥比我大了四五岁,和我一起长大,後来我们搬到了城里,他就出去找工作了,几年不见,听说他自己搞了个建筑队,在外面瞎忙。-
-
  「快点吧,车在外面等着呢。」妈妈催促道。-
-
  「我还没有吃东西呢。」「到车上再吃吧。」妈妈从冰箱里胡乱拿出了点东西,然後拉着我走出了家门。-

-  外面一辆绿色的三菱车已经在等了,我和妈妈一起上了车。-

-  「张师傅,麻烦你了。」妈妈对司机说。-

-  「说哪话了,谢主任一句话的事儿啊,以後还要麻烦主任呢。」司机同妈妈寒暄。-
-
  车子在市里转了几个圈,我的头早就晕了,於是靠在椅子上睡着了。
-
-  「起来,起来,到了。」妈妈把我摇了起来。-

-  我睁开眼睛一看,车子停在了一个村子里,周围没有什麽楼房也没有什麽马路,有的只是一间间的瓦房,瓦房上是一个一个电视天线。-

-  「这是哪里啊?」我问妈妈「就几年没来就把你大哥的家忘了。」爸爸说着,带着我走进靠路边的一家院子里。
--
  「二姨来了。」一进院子就有人打招呼。
--
  「柱子呢?小丹?」妈妈问。
-
-  我抬头一看,迎面走来了一个穿着红色棉袄的女人,头发很短,但很光亮,眼睛到是很大,脸也很白,我一看到她,就感觉特别的暖和。
-
-  「柱子今天去市里了,他走之前跟我说今天你要来。」她说。-
-
  「傻小子,叫嫂子啊。」妈妈说。-
-
  「嫂子。」我说。
-
-  「这就是石头吧,快先进屋,外面挺冷的。」她说着把我们让进了房间。-

-  一进去我才知道,这房间除了多出一炕之外其他的几乎同我们家里的东西一样,从电视到dvd,一应俱全。-
-
  「哇~~」一声婴孩的啼哭吸引了我的注意力,炕上还有一个小婴孩。-

-  「又哭了。」她说着把孩子抱了起来,当着我们的面撩起了衣服,露出了极为丰满的乳房,乳头黑黑的,还有硬币大小的乳晕。-

-  「孩子多大了。」妈妈问。-
-
  「已经三个月了。」她说。-
-
  「那要好好的看着啊,最近非典挺厉害,要小心。」妈妈说。
-
-  「是啊。」她说。
--
  「好了,我就先走了,石头就交给你照顾几天了,过些日子我来接他。」妈妈说完站了起来。-
-
  「放心吧,二姨。」妈妈又嘱咐我几句,然後走了,她出去送我妈妈走,然後又回来把孩子放在炕上。
--
  屋子里就剩我们两个人,她忙着整理孩子的被子什麽的,我也没有话说,一时气氛很尴尬。-

-  「石头,你上几年级了。」她终於打开了话题。-
-
  「哦,高一了。」我回答。
-
-  「好啊,以後好好念书,考个好大学,别像你哥一样,天天在外面跑。」她说。
--
  「嫂子,你……你什麽时候和我哥结婚的啊,我都不知道。」我问。-
-
  「有几年了,你不是也有几年没有来这了吗。」嫂子说。
--
  「是啊。」我回答着,眼睛盯着她的屁股看,虽然穿着棉裤,但是好像棉裤有点小,肥肥的屁股把棉裤撑得紧紧的,中间还有一条明显的缝隙。
-
-  我正看的时候,她不知道为什麽忽然扭了扭屁股,我的阴茎立刻硬了起来,紧紧的顶着裤子。-
-
  「你先呆着吧,我去给你作饭,到中午了。」嫂子说着转过身来。
-
-  「哦。」我答应了一声。-

-  嫂子走出去後我才发现,自己的裤子已经顶起了一个包,看她走出去了,我立刻坐在炕上,手伸到裤子里用力的套弄了一番我那不争气的阴茎。-

-  中午吃完饭後,嫂子抱着孩子去了医务所,给孩子做检查,我就躺在炕上睡觉。
-
-  这炕虽然很硬,但是却十分的热,我躺在上面很舒服,再加上坐了一上午的车我也累的半死,於是很快就睡了。-

-  当我醒来的时候,发现不知道什麽时候了,身上多了条毯子,鞋袜也脱了下来,桌子也础b了炕上,上面已经繙﹞F热气腾腾的菜,桌子的那一面躺着嫂子的孩子。-
-
  「醒了,准备吃饭吧。」嫂子把饭端了上来。-

-  嫂子脱下了红色的棉衣,穿着一件白色的毛衣,丰满无比的乳房轮廓十分的清晰,配合她不是很长但是看着十分舒服的双腿,我的阴茎又顶起了裤子。-

-  嫂子脱了鞋坐到了炕上,然後把筷子递给了我。
-
-  「没办法,这里不是城市,只能让你吃这些了。」嫂子夹了一块肉放在我的碗里。-

-  「不用客气了,嫂子,我这个人很随便,有得吃就可以了。」我一向是撒谎不脸红,在家里吃东西总是挑三拣四的。
--
  「乡下发展的总是慢,到了晚上大家都呆在自己家里,都不愿意出来了。」嫂子又给我夹了一块肉,「不像城里,白天晚上都一样热闹。」「这里不错啊,很安静,不然的话连觉都睡不好了。」我说。-
-
  「哇~~」我同嫂子正说的起劲,孩子又哭了,嫂子立刻放下了筷子,然後给孩子喂奶。
--
  「是男孩吗?」我挪到了嫂子身边,假装来看孩子,眼睛则盯在那乳房上,心里在想:「我要是现在变成孩子该多好啊。」「是个丫头片子,」嫂子说,「你哥一直想要个丫头,结果还真生了个丫头。」「呵呵。」我笑了。
-
-  「哎吆~~」嫂子忽然叫了一声。
-
-  「怎麽了?」我问。-
-
  「这孩子咬着我不撒口了,平时喂一会就好了。」嫂子说。
-
-  「我来。」我说着接过了孩子,然後轻轻的望怀里拉,可孩子就是不松口,嫂子的乳房都给拉的变了形状,真是好看。
--
  我轻轻的拍了一下孩子,她松开了嘴,被拉起的乳房立刻弹了回去,整个乳房也跟着晃了晃,我看的眼睛都快暴了,差点就忍不住要去摸了。-

-  我把孩子放在了炕上,嫂子在那里揉着乳头,脸上露出痛苦的表情。
--
  「没事吧,嫂子。」我说。
-
-  「哦。没……没事。」她立刻把衣服拉了下来。
-
-  我盯着她的乳房,阴茎胀到了极点,我猛的扑上去,把嫂子压倒在炕上,双手扯着她的毛衣。-
-
  「啊!石头……你干什麽,快!快放开~~」她拚命的扭动着身体,想要把我甩下来。-
-
  我掏出阴茎顶在她的身上,她的每一次晃动都摩擦着我的龟头,我没有想到她的力气这麽大,一下就把我压到了下面,不过这样更好,我用力的搂住她的脖子,双腿勾住她的腿,她想甩也甩不了了。
--
  「石头,快放手,不要这样。」嫂子像是在求我一样。
--
  我猛的抬起了头,吻住了她的口。
-
-  她睁大了双眼,看着我,开始的时候头还在摇晃,但是後来慢慢的就停止了动作,她把我压在身下,舌头同我的舌头交织在一起。
-
-  嫂子终於不再挣扎了,我心里窃喜,贪婪的品嚐着她的舌头。
--
  我的手则终於摸到了我向往半天的乳房上,抚摩着热热的乳房,手指捏着两粒乳头。
-
-  「石……石头,先不要弄了好吗?我……我先把饭收拾下去。」嫂子说。
-
-  「好啊,不要耍赖。」我说。
--
  嫂子脸一红,立刻整理一下衣服,然後把桌子收拾了下去。
-
-  我的阴茎一直露在外面,我用手一摸,冰凉的,我立刻用双手把它握住,上下套弄了一下。-

-  过了一会,嫂子走了进来,她什麽也没有说,而是把被子呓好,还没有等我看清楚,她已经脱光了衣服,然後钻了进去。-
-
  我一看,顿时感觉火中烧,我也迅速的将衣服脱掉,然後钻入了嫂子的被子里。
-
-  我一进去,嫂子就把我抱住了,热热的身体紧紧的贴在我的身体上,我冻得冰凉的阴茎立刻感受到了温暖,我摸着她的饱满的乳房,张口把其中一个乳头含了进去,用力的吮吸着里面的乳汁。
--
  「不要都吃了,给你侄女留一点~~」嫂子说着手慢慢的从我的胸滑到了我的双腿之间,然後她停下了,过了一会终於握住了我的阴茎,手指轻轻的摩擦着我的龟头。-

-  「放心,吃不光。」甘甜微酸的乳汁在我的舌头上一触即化,我的手抓住了另一只乳房用力的揉搓着。阴茎被她的手攥着,感觉好舒服。-

-  我压在嫂子的身上,一边吮吸她的乳房,一边呼吸她身上的味道。
--
  「大哥满足不了你吗?」我松开变硬的乳头问。
-
-  「哎,生了孩子後你大哥都不敢碰我了,後来好不容易碰一下,他……」嫂子说到这里忽然停住了。-

-  「怎麽了?」我问。-

-  「他说我那里太松了。」嫂子说。
-
-  「哦?我看看。」我还没有等她说什麽已经钻到了她的脚下,然後我弓起了身在灯光的照耀下仔细的观看着嫂子的阴户。
-
-  嫂子那里的毛很多,集中在阴唇的两侧,我用手把阴毛分开,露出了有点发黑的阴唇。
-
-  「大哥没少干了,都黑了。」我说,然後用手指轻轻的分开阴唇细长的阴道口露了出来,同时一鼓腥骚的气体进入了我的鼻孔。-

-  闻到了那气味後,我的阴茎又变粗了,我张大嘴把嫂子的阴户覆诮瞴A然後用力的吮吸。-

-  「啊~~~」嫂子舒服的叫了一声。-
-
  我的舌头拨弄着她的阴蒂,嘴唇上下的动着,好像吃东西一样品嚐着她的阴户,一丝的液体流入了我的口中。-
-
  「舒服吗?」我问。
--
  「嗯~~」嫂子点了点头,双腿将我的头夹得紧紧的。
--
  我把手指轻轻的插入了那潮湿的阴道中,手指立刻被温暖的阴道壁包围,我开始放肆的搅动着手指,嫂子兴奋的挺起了身体然後又落下。-

-  我玩的正过瘾,嫂子忽然把灯关了。-
-
  「我还没有看过瘾呢。」我说。-

-  「小混蛋,摸都摸了还看什麽。」嫂子说。-

-  我坐了起来,在黑暗中把阴茎放在嫂子的嘴旁。
-
-  「什麽啊,好臭。」嫂子说。
-
-  「我的鸡巴,好嫂子,给我嘬一下。」我说。-

-  嫂子用行动代替了回答,温暖的口腔代替了阴道的职责将我的阴茎包裹住。-

-  我又压在嫂子身上,不过这次是头尾相对而已,我舔起了嫂子那毛茸茸的阴户,手指则在菊花门处徘徊。-
-
  嫂子没有什麽大的动作,只是用舌头在我的龟头上舔来舔去,弄的我好痒。
--
  我抽出了阴茎,「嫂子,我要上了。」嫂子把腿叉开了。
-
-  「哇~~~」一声啼哭把我们从激情中唤醒,嫂子立刻拉开了灯。
-
-  「怎麽了?」我问。
--
  「又要吃奶了吧。」嫂子把乳头塞到了孩子的口中。-
-
  我忽然抱住嫂子,然後把她抱到我的腿上。-
-
  「干什麽啊。」嫂子问。-

-  「干你啊。」我说着将阴茎对准了嫂子的阴道,用力的插了进去。-

-  「啊~~~」嫂子舒服的叫了一声,然後开始在我的怀里上下的套弄起来,一边套弄一边还要照顾怀里的孩子吃奶。
-
-  我的手在嫂子空闲的乳房上揉捏着,嫂子在我怀里上下的驰骋,我的阴茎在松紧适合的阴道里简直是游刃有余。-

-  「嫂子~~你~屄里也不松啊。」我一边抽动一边说。
-
-  「讨厌~~~」嫂子说着从我身上站了起来,然後把孩子放在一边,身体侧了过去继续给孩子喂奶,她的手则分开自己的臀。-
-
  「嘿嘿~~」我笑了笑,然後也侧着躺在了嫂子的身边,阴茎再次回归。
-
-  我前後的拱着嫂子,阴茎快速的进出温暖的阴道,我感觉到嫂子的阴道在不断的变热,很快我的阴茎也变得热了。-
-
  「慢点~~孩子~~~」嫂子说。
-
-  我放慢了抽插的速度,但是却加大了幅度,每次尽量让整根阴茎都可以感受到嫂子阴道里面的温度。-
-
  嫂子忽然转过身,原来孩子吃完奶又睡了。
-
-  「终於睡了。」我说着压嫂子的身上,用力的抽动起来。-
-
  也不知道过了多久,我几乎没有力气了,嫂子也是汗水淋漓,我最後用尽力气飞快的抽动两下後,浓浓的精液喷入了嫂子的子宫中,嫂子也在我射精的瞬间达到了前所未有的高潮。
--
  我从嫂子的身上滚了下来,头靠在嫂子的枕头上,手摸着她刚刚激战完毕的的阴道。-
-
  「嫂子,好舒服啊。」我说。
-
-  「我……也是,我感觉好像飞起来一样。」嫂子说。
-
-  「大哥让你有这感觉吗?」我问。
-
-  「笨蛋,他要是可以的话怎麽让你有机会......」嫂子说完吻住了我的嘴唇。-

-  这天晚上我睡的很香,还做了一个梦,梦见我自己忽然长了一个大乳房,一挤还出奶水。-

-  第二天起来的很早,我醒来的时候嫂子还在睡,我轻轻的掀开被子,在太阳公公的帮助下仔细的看着她还湿润的阴道,呼吸着一晚上奫酿混合的味道,我的阴茎又硬了起来。-

-  我的手在嫂子的屁股上抚摩着,然後我开始亲吻丰满的臀,舌头在上面舔来舔去,弄得口水到处都是,不一会,嫂子的屁股上就出现了细小的疙瘩。-

-  我将头埋在嫂子的双腿间,舌头不管是阴道还是菊花门一起都舔了一遍。
--
  舔了片刻後,我收回了舌头,仔细的观看着嫂子被口水弄湿的阴户,两条阴唇将口水吸收,变得红润了钗h。
--
  「看什麽看啊,还不快进来。」嫂子忽然说。
-
-  「原来你已经醒了啊。」我说着,阴茎应声而入,嫂子立刻动了起来,我舒服的抽动着,感受着龟头上不断传来的快感。
-
-  一阵激情後我又将精液射入了嫂子的身体里。
-
-  「还往里面射啊,会怀孕的。」嫂子摸着阴道里流出的精液说。
--
  「那就给大哥再生一个。」我将龟头上的精液均匀的涂在嫂子的腿上。-
-
  「你还给你大哥带绿帽子。」嫂子假装生气的说。-

-  「他说你那里松,我要报复。」我摸着嫂子的菊花门说。-

-  「看你怎麽报复。」嫂子说。
-
-  「要报复的话要开燆一条新的通道啊。」我的手指开始在嫂嫂的菊花门上徘徊,将手上的精液抹在了上面。-

-  「什麽通道?」嫂子问。-

-  我不由分说将龟头顶在了漂亮的菊花门上,然後用力的将龟头顶了进去。
--
  「啊~~好痛啊。」嫂子用力的夹紧,夹得我的阴茎无比的舒服。-

-  我一边揉捏着嫂子的乳房一边用力的抽动着。
--
  非典啊非典,真希望非典一直流行下去啊。